你好,欢迎光临企业英语培训网站我们提供英语口语培训机构服务

企业英语培训

在线商务英语培训学校网站

【成都英语口语班电话】老成都系列4:电车、电报和电话

作者:八月      发布时间:2021-04-10      浏览量:3
我家住在成都市盐市口附近,对盐市口一带熟

我家住在成都市盐市口附近,对盐市口一带熟悉,有时回顾过去,对已经消失的过去感动很深。其中,电车、电报是那个时代特有的东西,电话在那个时代也有稀有情况。

电、、、、、、、、、、、就像火车进站的时候在铁轨上换道一样,电车在十字路口换道的时候,车顶上的两个辫子卡槽因为吃不进电线而弹出来,电线直接冒火花,电车没电就停了下来。此时,电车师傅和售票员必须下车,把连接在辫子上的绳子拉直,把辫子吃放入电线,电车又能动了。

成都电车于1962年开通,开通的是一辆电车,从火车北站往返于盐市口。第二年也成立了成都市电车公司。后来,电车线路开通了5条路,从火车北站到新南门站、九眼桥到西门站、牛市口到通惠门、火车北站到中医附属院、火车北站到九眼桥等。

在街上等电车似乎是最有趣的事情。过去访问成都市人民百货商店(现在是茂业百货商店),规划的大框架房屋,里面的商品一览无馀,不像现在楼层高、电梯长的那样,只买男装,就要慢慢乘坐电梯上四楼。百货商店累了,在南门口东御街旁边的桐树下,等电车直达青羊宫。等电车的入口,可以看到对面市内的火车售票处,买火车票的人很多,几个纵队几乎排在人行道上。在火车售票处的隔壁,是成都市的地方产品百货商店,卖自行车、缝纫机等商品,当然必须用票供应。

要知道电车什么时候从前面的交叉路口拐过来,抬头看天上的电缆没有摇晃,摇晃了,电车马上就要到了。东御街的电车线路也有很多,有时人民百货公司有电车站,不站的电车只能等在后面。因为电车的辫子吃在电线上,所以不能超车,但是如果前面的车出了故障的话,只好拉辫子通过后面的车。乘电车很舒服,电车不像汽车的噪音和振动那样严重,起步非常平稳,滴的声音,车内的变压盘发出嗡嗡的声音,车在拥挤的道路和拐弯处悠闲地前进,道路宽阔,电车加速有力,电流嗡嗡的声音更加明亮。

电车电缆还有一个用途,那就是来自其他地方的人和孩子,他们可以沿着街道通过电车在远处游玩,沿着高电缆回到原来的地方,不会迷路。

1995年春节,一辆电车改为55路,确定即将改为汽车。其他几辆电车也改变了线路号码。一年多后的1996年6月12日,成都电(车)改造汽车工程全部完成。那天下午,公共汽车公司的员工和最后的CD-664型62路(电车2路)铰链无轨电车,听说很遗憾,拍了照片。之后,这辆公共汽车为成都市民和城市服务了35年,静静地从九眼桥站开始到西门站的终点。这是成都巴士史上最后一辆电车的运营,特别告别的仪式也非常酸。下午3点15分,九眼桥上空,低笛声响起,连续三分钟。

这一天之后,电车在成都这座城市彻底消失了。不久,听说成都电车运往兰州,继续在异域城市道路上行驶。从那以后,成都人对无轨电车有一种淡淡的思念。

电、、、、、、、、、当时,发电报纸是按字收费的,所以用字通常是复制的,用字简洁简洁省钱。当然,如果需要发送紧急电报,费用会更高。当时,发送电报一个字三美分,需要几美分。价格当时不便宜,但简单快捷,比写信快得多(注:当时平信市内邮票4分,地方8分,挂号2角),人们大多喜欢采用这种通信方式。一位老人说:“到现在为止,记得当时的电报员敲打钥匙发出长短不同、DDT回答声的画面,真的很有味道。

我记得我家要发电报纸经常在家做草稿,我得到盐市口邮局(20世纪90年代,旧邮局被现在的双层取代)。记得发送最多的电报内容是告诉对方某一天某个车箱某个站台到达某个城市……

关于电报在成都,有两件事不能说。

据2006年7月7日的《成都晚报》所载的《成都老人珍惜日本投降电报60年》介绍,曾子光这位老人曾经成为四川省第一个知道日本投降情报的人,在他手珍惜60年前日本投降情报的西安电话。它在1940年,年仅20岁的曾子光从当时的交通部交通工程师培训所毕业后,来到位于成都下沙河铺林场的电信局工作。曾子光当时是收发人员。曾子光回忆说:因为在战争条件下,成都和外部的通信电路只能通过西安的线路24小时开通,其他地方的通信电路只能每天定期开通。1945年8月1日早上,曾子光值班。突然,西安和成都的24小时联络机响起。对方发来信息:这次通信是高级业务公电,班长陈子侯必须自己接受。陈子侯收到时,曾子光按规定在旁边抄电文。电报是用英语写的,通知英语的曾子光站在机器旁读了电报。今天早上,苏联宣布对日本作战,大获全胜……曾子光说:日本害怕被消灭,没办法,自主无条件投降。他完全不相信自己的眼睛,是真的吗?当他还在怀疑消息的真实性时,电报接连响起,这是真实的消息,请珍惜。当电报的最后一句话LET-10MTFOR,CELEBRATION!(庆祝10分钟吧!出现时,曾子光突然像注射兴奋剂一样,忍不住跳了起来。我们赢了,我们终于赢了!欢呼声响彻机房。中国赢了!日本投降了!无线报房的所有同事都受到打击,欢呼唤醒了整个林场。刚下夜班睡觉的同事也从床上爬起来,大家一起看电报,一起拍手欢呼。曾子光说:当时,我觉得空气很清新,山丘也很高!大家怀着喜悦的心情,向亲戚朋友、熟悉的人和不熟悉的人传达抗战胜利的消息。他们像孩子一样找铜锣,找不到锣锤就用邮戳敲锣,跑街又是街,很快就把日本投降的消息传遍了街上。那天晚上,成都市整体鞭炮声相互起伏。曾子光说:我活了好几十年,但没见过人们欢呼胜利时,每个家庭都放了几天鞭炮。

另一件事是成都市区发布的最后一份电报。根据2002年8月2日《天府早报》上载的《成都最后一份电报飞台湾,深思熟虑飞往大陆对面》,住在成都市黄忠社区的王小兰先生于2002年7月31日晚发布了成都市区最后一份发往台湾地区的电报。21点,王小兰带着3岁的儿子钱熙赶到盐市口辖区人民东路电信营业所,母子俩要给住在台湾地区台中县清水镇301巷45号钱熙的爷爷奶奶发最后一封电报。王先生说,现在电话、电子邮件等通信方式很方便,但是多年来他们家一直有电报的时间。因为电报和信一样,白纸是黑字,拿在手里,看在眼里,很踏实。王先生问钱熙对爷爷奶奶说什么时候,年轻人歪着头,说:爷爷奶奶健康,希望早点回家。王先生摸着儿子的头,钱熙的爷爷奶奶上次回来还是2000年,钱熙刚满月。回到舞台时,老人抱着胖孙子亲吻,流下了眼泪。转眼两年多过去了,小男人已经祝爷爷奶奶健康,知道希望早点回家……写了儿子的祝福后,王先生把电报稿交给了营业员,但马上又回来了。她低下头思考后,说:窗台下的兰花长得好吗?这时,小王的眼角静静地流着眼泪。原来,倩熙的祖父母前年回家回到舞台时,带走了王小兰家养的兰草和泥一起,现在种在老夫妇起居的窗台下。王先生仔细详细了电报的原稿。这位经营者确认成都市最后送到台湾地区的电报,随着电波飞过波涛汹涌的海峡,像鸽子一样,载着家人的渴望和希望,落在两位台湾老人面前。

电,四川省汶川县发生了8级地震,之后通信全部中断,特别是手机不通,座机也成为问题,在公共电话可以使用之前,成都市民在公共电话站开始了很长时间,很着急。这使我想起了1970年代,我们必须打电话,在邮局排队。

资料显示,1978年,我国全国全年长途电话共计1.9亿次,平均每100人才拥有固定电话0.38部,不及全球水平的1/10,占全球1/5人口的中国拥有的电话总数不足全球电话总数的1%,比美国落后75年。当时,全国市的话约有1/3是人工转移的,大部分县和农村都处于“摇”的电话状态。即使是“摇动手柄”的电话也是奢侈品,是普通人不能期待的罕见东西。

当时我们打电话,总是去盐市口邮局打电话,长钟1.80元,市内电话1分钟0.4~0.5元。

长途电话和市内电话似乎有不同的待遇。一般来说,市内的电话在邮局的大厅里,大约有1~2部电话靠墙,打电话的人需要排很长的队伍,上半天打电话也不奇怪。一般来说,打电话的人有事要说,说完就出去了,但是也有人忘了时间,也有人忘了排队等。这时,排队的人提出意见,甚至大声喊叫,打电话的人急忙挥手,继续对麦克风说话,真的不行,不得不放弃。营业所里外,经常发生打电话吵架或吵架。打电话的时候,不仅通话质量不好,大厅里吵闹也听不清楚,所以打电话的人总是提高声音叫,老百姓戏称“通信基本上靠吼叫”。

打长途电话似乎有点优惠,但也很麻烦。去邮政局当然是必须的,按照规定填写申请表,内容有自己和对方的名字、工作单位,当然,长时间说话不排队,就像现在去银行抽签等现金存款一样,必须在柜台取号码,等号码打电话。长话是在电话亭里打的,邮电厅里通常有几个电话亭隔开放在那里。号召的人把自己关在电话亭里,把自己放在独立的空间里,这种隐私给长谈的人带来安全感。但是,经常惹人生气的是,线路非常忙,经常堵塞,从麦克风中传来的声音听不到沙沙的电流声,通话质量很差。因此,必须像吵架一样说话,打破喉咙,房间外的人也受不了吵架,外厅的吵架加重了噪音的分贝。这一切使排队看起来遥远,在邮政厅说长话的人带着午饭排队。